日元持续贬值,政府出手有用吗

日本政府自1998年来首次在外汇市场上买入日元。日本财政部试图阻止日元的快速下滑,而有一段时间,200亿美元的干预似乎起了作用:日元价值从近146日元兑换1美元上升到约141日元兑换1美元。

但干预结束后不久,日元又开始下跌。美元对日元汇率一直低于发起干预时的146日元对1美元,并持续近三周时间,直到10月20日跌至150日元对1美元。

有人可能会怀疑日元贬值是不是一件坏事,因为货币疲软本应利好出口商,从而促进经济增长。

但问题在于,日本生产企业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将生产设施迁移至国外。尽管日元贬值会增加外国子公司的利润和股息,但却不会刺激出口额或国内就业,至少不会立竿见影。

而且日元贬值不仅没有带来多少好处,反而还以进口通胀的方式带来了高昂的成本。日本9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达3%。尽管与其他地方的通胀率相比,这可能看似温和,例如美国9月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了8.2%,但这是1991年来该国最高的通胀率。

这给日本岸田文雄政府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岸田政府已经将打击通胀和减轻其影响作为一项首要任务。尝试限制日元贬值——公众将价格上涨部分归咎于这一现象——是过程中自然而然的措施。

日元兑换一美元就在交易结束前贬值了两日元。随着汇率偏离长期趋势越来越严重,日本也越来越具备干预意愿。

但不少人认为,日本支持日元的努力正遭到本国央行的挫败。日元贬值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即使是在其他主要央行疯狂加息的背景下,日本央行一直维持超低利率——政策利率一直维持在-0.1%,而0.25%则为10年期债券的利率上限。因此,投资资本一直从日本流向美国等经济体。

日本央行仍然坚持这一政策。在外汇市场干预当天,也就是美联储将联邦政策利率提高75个基点的第二天,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宣布,日本央行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加息。黑田认为,日本经济仍处于恢复模式,而3%的“高”通胀率具有暂时性的特点。

此外,如果排除新鲜食品和能源,日本的通胀率要低得多,9月通胀率仅为1.8%。这低于自2013年1月以来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只要日本通胀率与美欧差异如此之大,则其货币政策就必须如此。确保汇率稳定是日本财政部而非日本央行的任务。财政部干预外汇市场以控制波动,就像日本央行调整利率以确保价格稳定一样,都是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两者权力体现了互为补充的责任分工。

无论如何,日元贬值的主要驱动因素都不在日本财政部和日本央行的控制范围之内。俄乌冲突和近期的欧佩克+决定削减石油产量推动了能源价格的上升。而美联储实行货币紧缩政策相当于促使美元对所有主要货币汇率都得到了提振。

如果日元对美元突然大幅贬值,例如因为投机活动,那么日本财政部有可能再次干预。但只要目前的经济基本面和外部条件保持不变,则日元将继续贬值,而日本将持续输入通胀。只有当条件发生变化时,尤其是如果美国通胀下降,日本才能指望以持久的方式逆转日元贬值。

与此同时,日本或许有办法缓解通胀的痛苦。由于日元疲软,日本跨国公司可以将其外国企业的利润转移给日本工人。这样,成本推动型通胀将变成需求拉动型通胀,而日本央行中期可能最终实现以可持续方式将通胀提升至2%的目标。那时,就可以开始提高政策利率和长期利率,从而在不损害国内经济的情况下缓和日元的下跌。

(作者系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东京国立政策研究所高级教授。版权:辛迪加)

健康科普